从剪纸到剪画

2019-05-08 11:18   襄阳日报   凡夫

剪画《龙飞凤舞》。

凡夫

近些年,古丽和王凯伉俪的剪画频频参加全国大展并获奖。前不久在深圳展出,又好评如潮,应观众要求延长展期。凡是看过古丽、王凯剪画的人,无不感受到它那奇特的想象、奇妙的构思和奇异的风格所蕴含的巨大艺术魅力和冲击力。

古丽夫妇迷上民间剪纸始于1984年。不久,他俩创作的具有民间剪纸风格的《各民族大团结》,就在湖北省美展中荣获一等奖。但随后剪着剪着,他俩不满足了,开始思索:中国剪纸历史悠久,但上千年来,剪纸所用的材料和表现形式,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。在新的历史时期,什么都在发展,什么都在创新,剪纸这种古老的民间艺术,能不能也来一番变化和革新,走出一条新路呢?

一天,王凯偶然被古丽丢在地上的一张废画纸吸引住了。他发现这张画纸上的墨迹,每变换一个角度看,就会出现一种新的意境。他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古丽,古丽也立即来了兴趣,她拿着画纸左看右看,高兴地说:“老头子,我有办法了,用这张废纸可以剪出一幅画来!”于是,他俩合作的第一件作品《欢乐》诞生了。《欢乐》既不同于传统的绘画,又不同于传统的剪纸,而是把两者嫁接起来,他们给这画种取了个新的名字——剪画。

这以后,夫妇俩完全沉浸在剪画创作之中,各种旧画报、旧挂历、旧招贴、废画纸,都被他们当成了宝贝。他俩就像躺在草地上看云的小孩,乐此不疲地在这些废旧画纸上,寻找他们的“童话王国”。

那段时间,我曾到过他们的画室。只见夫妇俩正尝试用旧挂历作材料,创作剪画人物。古丽告诉我,他俩有一个“野心”:要在继承民间传统剪纸的基础上,创造出一种崭新风格的剪画来。夫妇俩就这样执着地探索了整整10年,1997年,他俩的剪画应约到中国美术馆展览,当我再次走进他们的画室时,发现自己走进了一个剪画的世界:他们的画案上、床铺上、凳子上、书架上,到处都堆放着剪画作品和材料,地上铺满了五颜六色的纸屑。准备进京展览的100多幅剪画作品装进了两只一米多长、近一米宽的木箱里;桌上的几个纸盒里,堆积着一张张精美的剪画纪念卡;另外还有几个鼓鼓囊囊的信封,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剪画书签。这些纪念卡和书签都是准备用来送给来宾和朋友的。每张上面都有他们的亲笔签名,还钤上了印章。为了制作这些纪念卡和书签,夫妇俩一连熬了好几夜,每夜都忙到次日三四点钟。古丽说,纪念卡和书签商店里有的是,但用买来的东西送人没意思,我们要送给朋友们一点与别人不一样的小礼物。

王凯打开木箱、纸盒和信封,把他们的剪画作品一件一件展示给我看。随着画页的翻动,我觉着我的脚步仿佛在一步一步地移动着,跟着这些剪画,走进了一个梦幻般的奇妙世界。

我国最早的剪纸作品,是在新疆吐鲁番高昌故址发现的团花剪纸,距今已有1500多年。15个世纪以来,剪纸艺术在民间代代相传,虽然有一定发展,但始终没有突破用黑、红、黄、绿等几种单色纸剪、刻成型的传统。偶尔有彩色剪纸出现,也只是在镂空的白纸上点彩而已。到了现代,吕胜中先生用他的剪刀开创了一个“小红人”世界。吕先生以他非凡的艺术才能和奇异的构想,把“小红人”组成线或块,营造出一种磅礴的气势,给人一种巨大的冲击力。但“小红人”仍然没有突破单色的局限。古丽、王凯的剪画,也有对传统的继承,但是,他们比吕胜中先生走得更远。从他俩的剪画中,我们看到了更多的突破和创新。首先在用纸上,对剪纸来了一场革命。他俩不再让传统的单色束缚自己的手脚,而是从现代人的审美观念和审美情趣出发。以旧挂历、旧画报、旧招贴和废画纸为材料,置原有的形象于不顾,独具慧眼地从山川草木、飞禽走兽、现代建筑、家具器物以及明星倩影、模特时装等等图案里,发现出一个个或古或今、或中或外、或老或少、或男或女、或喜或忧、或动或静的人物及形态各异的动物来,使剪纸艺术突破传统的围城,走进了一片崭新的天地。如果说民间剪纸主要是靠传承和技巧的话,那么古丽、王凯的剪画则主要靠创造和发现。如果没有较高的艺术修养,没有专业的艺术造诣,没有对现代艺术的理解与借鉴,没有丰富的艺术想象,这一“发现”和“创造”就无法实现。我们可以列举出古丽、王凯的剪画与民间传统剪纸的许多区别:比如,传统剪纸是单色的,剪画是彩色的;传统剪纸需作镂空处理,剪画只剪轮廓;传统剪纸可以一次刻多张,剪画一次只能剪一张;传统剪纸可以重复,剪画不能重复,等等。但是,这些都是表象。古丽、王凯的剪画与传统剪纸最根本的不同是剪画把“发现”和“创造”当成的生命,使自己真正成为一种艺术而不再仅仅是工艺。古丽、王凯剪画的世界,是“发现”的世界、“创造”的世界。

古丽、王凯的剪画实现了我国剪纸艺术的一个飞跃,而用纸革命则为实现这种飞跃提供了必要的条件。

由于材料的限制,民间传统剪纸大多只是表现喜庆吉祥的图案和装饰性的人物、动物及花鸟鱼虫,表现的领域和空间极其有限。古丽、王凯的剪画充分利用旧国画、旧挂历、旧画报、旧招贴等材料的色块和纹理。任凭思维超越时空任意飞翔,艺术的灵感流动到哪里,艺术的触角便延伸到那里,意到剪到,剪到形到,形到神到。这样便有了远古的图腾;有了现代的浴女;有了婀娜多姿的时装模特;有了奇异怪诞的天外来客;有了借鉴汉画艺术的《二桃杀三士》;有了岩画效果的《山顶洞人》;有了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《姑娘追》;有了类似雕塑的白石老人和非洲汉子;有了脱胎于敦煌壁画、长达11米、蔚为壮观的《飞天》长卷;有了集古代、现代于一体,融汉、维、苗、彝等多民族于一堂的大型剪画《舞蹈》……读古丽、王凯的剪画,我们仿佛一会儿在与远古交谈,一会儿在和未来对话,一会儿在蓝天飞翔,一会儿在碧海遨游,一会儿在江南徜徉,一会儿在大漠跋涉,一会儿在神州漫步,一会儿在异域观光……古丽、王凯的剪画大大拓展了传统剪纸表现的领域和空间。面对这些剪画,人们会情不自禁地发出一种感慨:一把剪刀很小很小,剪画的世界很大很大。

自从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古丽、王凯剪画展后,20年匆匆过去。我们发现,古丽、王凯的剪画艺术更加成熟了,表现领域也更加广泛了。在他们的眼里,天空中变幻的云,大漠里流动的沙,凝结在窗户玻璃上的冰霜,泼洒在地面上的水渍,都是一幅幅精美的图画。他们一拿起剪刀,这些精美的图画便立刻叠映在彩纸上,红绿灯变成了波斯猫的眼睛,树枝变成了鹿的角,花蕾变成了少女的嘴唇,葡萄叶变成了儿童的头发,石头的纹理变成了人物的五官,飞瀑流过的山岩则变成了一组各具神态的人。古丽戏言,如今他夫妻俩就像两个老小孩,跟得了神经病一样,一天到晚都在胡思乱想。恰巧就是这种执着和痴迷,使他们能够以独具的慧眼和鬼工,创作出奇异绝伦的剪画作品来。著名画家周韶华看了他俩的剪画后赞叹,古丽不仅是天才,而且是鬼才。就是马蒂斯也变不过古丽。

剪纸艺术土生土长,一直在民间流传,很少有专业美术工作者问津。像古丽和王凯这样把剪画作为自己艺术创作主题的专业美术工作者,则更是凤毛麟角。一提民间剪纸,许多人便认为那是原始的、低级的、登不了大雅之堂的东西。对此,古丽和王凯不以为然。在他们看来,画家的一切—切都来自民间。剪纸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久久得不到专业美术工作者重视,并没有自生自灭,这说明它有着顽强的生命力。今天,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生活方式改变了,审美观念也不同于过去了,剪纸应给人更新更美更高的艺术享受,实现从剪纸到剪画的转变,专业美术工作者有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古丽和王凯的艺术实践告诉我们,专业美术工作者一旦把根深扎在民间,便会获得丰沛的艺术营养;传统的民间艺术一旦受到专业美术工作者的重视,就会获得新的生命。剪纸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,经过古丽夫妇的苦心探索、创新,发展成为剪画,以崭新的面貌登上北京和深圳的大雅之堂,它给我们的启示应该很多很多。

古丽、王凯的剪画,在他们的斗室里是一个广阔的世界。走出斗室,也便走进了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我们看见一串上下求索者的坚实脚印,正从昨天走来,向明天走去……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